闻翙

盾铁,锤基,EC,超蝙,spirk/天天想着日妮妮和派派不停歇^q^

叶修2017年生贺第二弹!北京东城区崇文门商圈搜秀广场LED屏生贺视频轮播

0529叶修生贺组:

 #0529叶修生日快乐#  叶修2017年生贺第二弹:
5月29日7:30—22:00,北京市东城区崇文门商圈搜秀广场北向和西向两块屏幕将循环播放叶修生贺视频,视频长度15s,约15分钟一次。有空的朋友可以去看一看。
本次的生贺投放,地点选在了B市,是他成长而又出走的城市,是一切的开始,是梦的启程处,那以后的他,开始另一段人生,来来往往的荣耀赛场,有更多的人爱着他。
希望他拥有不竭的爱意,希望源源不断的人,不管通过哪种渠道,认识叶修,喜欢叶修。
这是来自我们个人的自私。
叶修当然不会在乎,他永远完美,永远闪光,哪个位面的闲言碎语,对他而言都只是浪费。可是因为这个虚拟的人,曾经带来那么多纯粹的快乐,看见有这样一个人,从不妥协,从不动摇,强大、坚定、执着,对世界满怀温柔。
因为曾经遇见他,那就足够了。
所谓的付出,都只是为他的存在表达诚挚的谢意。在所有的荒芜之中,他是不变的,爱也是不变的。
希望5月29日当天,抬头看见led广告牌的你,能对他说一声:
生日快乐,叶修。






 @ChilemeI  @+Kaede+  @丨肚肚丨 @猫树  @芒果战士


感谢以上画手提供视频原画。







(图片为LED展示图)

对09年的印象深刻

chenjingliang-blog:

追求永无止境,更新大图

-

蝙蝠俠Logo進化史

經典電影蝙蝠俠系列相信各位粉絲們應該都不漠生,但大家知道蝙蝠俠Logo設計從最一開始到現在總共更改過30次嗎!!!??

转自 Circle

叶神二十岁生快!!!

人生有幸遇到你,大概是我最棒的邂逅了~
马上就要不停的考试了,忙如狗,提前买一小块庆祝一下~

一定要好好的,平安幸福,万事胜意!

【叶修生贺】当你来到我身边

从喜欢你的那刻就下定决心,给你的爱要比时光长

慕瑾:

   楔子
   
           2025年5月29日。
   
    今天带着老公和女儿回了老屋,去看望爸妈他们。
   
    老屋并不太老,只是二十多年的房龄,但因为这里活过了十几年的我,我看着它就仿佛是看着被遗留在时光里的、年少的我,于是便习惯了将它称作“老屋”。
   
    老公和我爹娘一向投缘,没一会儿就聊起了我的糗事,并且不亦乐乎,丝毫不在乎当事人我的感受。
   
    我冷冷地丢下了句:“这房子也二十多岁,该倒了,你们保重自己。”然后在老爸的拖鞋即将扔到我身上前逃往了书房,寻求女儿温暖的怀抱。
   
    “妈妈妈妈!”还没踏进书房,就听见女儿欢欣雀跃的声音从那个亮着幽蓝色光芒的小房间里传出来,“这个男人好帅啊好帅啊!!”
   
    啥???
   
    我吓了一跳,一边想着要怎么帮我妈掩饰她这半老徐娘的年纪还红杏出墙的悲哀真相,一边鬼鬼祟祟地钻进了书房,飞快地掩上了门。
   
    “哪里有帅哥?”我问着,转过了身,“我瞧······”
   
    剩下一个字化作了气声,消散在我的旧时光里。
   
    房间里只有女儿一个人,没有什么帅哥,只有一台亮着屏幕的电脑,和一个让她面红耳赤的二次元帅哥。
   
    帅哥一边叼着烟一边给自己披上了有着“1”字样的外套,唇边挂着懒洋洋的笑容,眼睛里却亮着必胜的光芒。
   
    那是我去外地读书前几个月换上的电脑壁纸,因为太喜欢所以一直舍不得换掉,没想到这一不舍得,就是十几年。
   
    “这个帅哥是谁啊?妈妈你认不认识?”女儿拉着我的衣角好奇地问。
   
    我看着这个神情慵懒的男人冲我笑,好像一下子就被一只透明的手扯回了年少,我无数次在屏幕前为这个男人笑,为这个男人哭,为这个男人脸红,为这个男人愤怒的愚蠢年少。
   
    “宝贝,你听说过全职高手吗?”我轻轻地问。
   
    “没有。”她摇摇头。
   
    对呀,已经十几年过去了。早就没有人记得《全职高手》了,也早就没有人记得叶修了。
   
    连当初那么多次信誓旦旦地对着电脑屏幕承诺无论时间过去多久我都永远喜欢你的我自己······
   
    都把你忘了。
   
    “他叫叶修,”我听到自己很深沉地开了口,好似小学时被喊起来朗诵课文那般僵硬,“是个很棒的人。他离家出走闯出来一片天,他被曾经最要好的朋友背叛,他又遇到过很多对他好的人。他超猥琐的,成天就知道吸烟,也不知道对胃不好······他还整天不要脸的夸自己厉害,虽然是实话,可不应该让我们来说吗·······但他也超坚强,超温柔的。”
   
    只是不知为何哽了咽。
   
    “他明明很辛苦,受过许多委屈,可他也不和别人说,搞得好像自己就能撑起一片天来一样······他会帮朋友抢boss,会很耐心地教导后辈,会帮老板娘去揍坏人,也会因为和自己关系最好的那个女孩子受了委屈而气到不说话。他明明受过了壮士断腕的痛苦,受过了那么多的冷嘲热讽,他也从来没有哭过·······”
   
    眼前突然一片朦胧,女儿的脸模糊了,身边的事物模糊了,旧时的我模糊了。清晰的只有一张我喜欢过好几年的脸,隔着几个次元,冲我笑。漫不经心的模样。
   
    “他唯一一次哭,还是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的粉丝都在为他哭,他才忍不住红了眼······你说他是不是傻?”
   
    他真的傻。
   
    可我喜欢了他很久。
   
    可是很多人都喜欢过他。
   
    可是。
   
    可是。
   
    现在已经没有人,记得自己曾经深爱过的那些人。
   
    和那段共同为他们而大哭大笑的日子。


   
      01
   
    我早已深深记住了你的脸,尽管我们从未相见。

   
           2016年5月29日。
   
    叶修站在熟悉的街头。
   
    看黑白马路上的川流不息,看钢筋森林里的鳞次栉比,看人来人往间的喜怒哀乐。
   
    他看遍了目光所及的一切,没有看到兴欣网络会所。
   
    他夹着烟的手平稳,只是心绪乱如麻。
   
    这是杭州,是他生活了十余年的城市。他了解这里的街头巷尾,他熟悉这里的风土人情,更清楚这里的粉丝有多热情似火。
   
    如今他在本该是兴欣网络会所的位置上占了快半个小时,也不见有哪怕一个人把他认出来。认不出来他就也就罢了,反正自个儿本来就是大众脸。
   
    叶修无奈地转过头,不知道第几次看向了那家取代了兴欣而伫立在他眼前的,成人用品专卖店。
   
    ······叶秋。我想回家。
   
    叶修生平第一次那么深刻地感觉到了这种叫做懊悔的情绪有多大的杀伤力。
   
    他只不过是在打荣耀的时候一个好奇,戳开了一个叫做“我们穿越吧”的小广告·······他没想到他居然真的穿越了。
   
    这个世界和原来的世界是两个相对平行的空间,历史和地域都与他原本所处的世界相差无几,只是这里是2016年,而他的世界已经是2025年了。
   
    但最让他适应不了的,是在这个世界里,他不是个人。
   
    ······不是个真正活着的人。
   
    他和那些和他在同一个世界的亲人、朋友、甚至是荣耀,一切一切他所认知而熟悉的事物,在这个世界里,都存在于一本叫做《全职高手》的小说里。
   
    他是这本书的主角。沐橙、老板娘、老魏什么的都是这本书的主要配角。荣耀是个从未存在过的游戏。中国还没有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似乎是跑偏了。
   
    叶修找遍全身上下,就只找到了口袋里的半包烟和几张大红色的人民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塞进口袋的,但终归是给了他有些安慰,起码今晚不用睡大街了。
   
    他摸出了一根烟来抽,但动作却是小心温柔,好似对待什么绝世珍宝似的对待这仅有的半包烟。
   
    “先生,”成人用品店里探出了一个头,是个相貌姣好的年轻女孩,手里挥舞着一根黑色的粗大棒状物,一脸的相见恨晚,“我看您已经往我们店里瞟了好几眼啦,您是不是想光顾我们店却难以启齿啊?来来来,姐姐见惯了您这样的人啦!看您这腰,这臀,这皮肤,想必也是啧啧啧对吧?看,这是我们的新品,全自动旋风小陀螺,是啧啧啧们的圣物······”
   
    说着她按下了棒状物根部的一个小按钮,那玩意就好像被灌入了生命,嗡嗡嗡地震动了起来。那频率之快,那力度之大,简直看得叶修觉得某不可言喻部位一阵阵发疼。
   
    “姑娘,你说的那个'啧啧啧'是指什么?”叶修一边赶紧把那姑娘往店里推,一边压低了声音问她。
   
    女孩娇羞地哎呀了一声,直接拿着还在震动的棒子抵上了叶修的脸,特别难为情地说:“就是······就是那什么嘛······你知道的啦······真的是······”
   
    不。我不知道。
   
    叶修离开了妹子三米远。原来被女孩调戏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
   
    “你······知道黄少天吗?”叶修无言地看了女孩半响,终究是觉得此人画风特别像他的几位故人的总和,比如黄少天的话多啊,老魏的猥琐啊,方锐的流氓啊什么的。
   
    “黄少?”女孩挑了挑眉,神色倒是在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知道啊,咋?难道你也看全职吗?同道中人欸同道中人······”
   
    她兴高采烈地话语在看到了叶修一个淡淡的笑容后断成了无法连接起来的字节。
   
    这么久了终于听到了熟人的名字被人提及的叶修忍不住轻轻笑了笑,这种他乡遇故知的温馨感冲淡了一点他对于这个从来没有存在过他的世界的不安与恐惧。
   
    他也有心中情绪不如脸上这般云淡风轻的时候。
   
    只是他还没将那些不安从这个笑容里完全释放出来,就看到了女孩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
   
    “怎么了?”叶修问。
   
    “你······”女孩地声音很轻很轻,就好像在念什么魔咒,一旦失败了她的心愿就无法实现,“你是叶修。对不对?”
   


     02
   
    所以说爱是愚昧的。

   
    “你的意思是,你是穿越过来的?”女孩端了杯水给叶修。
   
    叶修点着头接过,低头一看,这水里荡起的层层涟漪好似一个被戳破了心思的花季少女脸上泛起的红晕,久久都不见消散。
   
    “对,我就是点开了那个神奇的网站,然后我就过来了。”叶修为这个女孩面不改色的激动而汗颜了一下,“在穿越的时候我短暂的昏迷了一会儿,那段时间里有个声音跟我解释了一下我即将穿越去的世界是怎么样的,所以我很清楚我现在是什么处境。”
   
    “这样啊······”女孩点了点头。
   
    叶修没有从她眼里读到任何怀疑或是惊恐的情绪。
   
    “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叶修问。
   
    女孩轻轻呼出了一口气,慢慢抬起了头,脸上是淡淡的笑容,眼睛里是藏不住的欣喜:“我在想,你是不是上天特地送给我的男朋友呢?”
   
    “哈哈,怎么可能,我只能在这里待一天哦!”叶修笑着说,余光装作不经意地一扫,不出意料地看到了女孩的笑容多了点苦涩的成分。
   
    “这样啊·····”女孩第二次说了这句话,只是这一次她没有继续沉默,而是大大方方地伸出手,眸子笑成月半弯,“叶修大大你好,是你的粉丝,妄想娶你当老婆很多年了,能够见到你很开心!我可以邀请你去参观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你的粉丝对你的爱吗?”
   
    有的爱太短,就像飞蛾的一生,见了光就能欣然离世。
   
    谁能拒绝一只小小飞蛾的卑微请求。
   
    叶修握了握女孩的手,“行啊,带路吧!”
   
    2016年的5月29日是周日,差不多能算是一周里最多人出行的一天。
   
    叶修看着人满为患的武林广场,觉得头痛欲裂:“道理我都懂,可是这人数也比平常多太多了吧?”
   
    女孩看着身边这个明明比自己高了一个头但却脚步虚浮两眼无神的神奇男人,不禁感慨这货不愧是叶修,连懒都是懒到了骨头里的。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叶神,”女孩觉得心中对偶像的喜爱好像渐渐有减弱的趋势,于是连忙把对叶修的嫌弃丢到了九天之外,“今天可是5月29号啊5月29号!这可是我们这些叶修老婆们高歌农民翻身做主人的重大日子!人不多怎么可以!”
   
    “不就是我生日吗,说得和邪教聚众日似的。”叶修忍不住吐槽道。
   
    女孩笑嘻嘻地抓起了叶修的手臂,以瘦小的躯体破开了人潮,就像是护卫着王的骑士一般英勇无畏:“叶神你居然还记得你的生日呀!我还以为你会忘记呢!”
   
    “早几年是不记得的,”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把女孩拽回自己身后,换成了自己去与人山人海作斗争,“但是后来有了兴欣和几个损友,想不记得也挺困难的。”
   
    说这话时的叶修正被一个胖子撞得有些趔趄,但他还在稳定自己身形的同时悄悄伸了另一只手去护着女孩不被撞到,注意力的高度集中导致他的额头很快就蒙了一层汗。
   
    女孩想起了自己曾经仔细记过的《全职》里一些关于叶修的细节动作。
   
    叶修帮陈果和沐橙盖过被子;叶修照顾过醉酒的弟弟;叶修为了不让陈果自己尴尬而陪她大喊“沐雨橙风好”;叶修帮陈果抢回了“发绳”;叶修为了不让老魏的心血付之东流而合轮回的经理斗智斗勇了一整天······
   
    女孩把叶修的手放回他的身侧,努力和叶修站在了一起。
   
    “你已经保护了很多人了,所以我就不用你保护了。”女孩在叶修似笑非笑的表情里忍着羞耻说完了这句话。
   
    叶修已经他历经了千辛万苦之后会看到永生难忘的奇迹,结果他只看到了一块普普通通的广告牌如冬日的寒梅傲立在科协大楼前。
   
    广告牌上有个穿着兴欣队服叼着烟的瘦高男人,他举起了一只手,做出了“1”的手势。他的身后闪烁代表着无人能够战胜的“37”字样,他的头顶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巨大黑暗,而他踏破虚空,淡然地笑着,向晨曦走来。
   
    “我去,这幅嘴脸也太欠扁了吧?”叶修看着二次元化的自己,心中百感交集,一句自然而然的感慨就这么吐露了出来。
   
    “欸······!”女孩想要捂住他的嘴巴,却没想到已经来不及了。
   
    几双不久前还带着笑意的眼睛转瞬间流露出了凶光。
   
    “对家赶紧滚滚滚,别耽误我们观赏叶神的盛世美颜呵呵。”
   
    “他欠扁?他欠扁也不关你事,说得好像你不欠一样。”
   
    “你以为你是谁啊居然敢这么说我们叶修?有毛病。”
   
    叶修:“······”
   
    我以为我是叶修。
   
    女孩在一边憋笑憋得好辛苦。


   
    03
   
    比个爱心送给你。

   
    叶修和女孩坐在网吧里看同一台电脑。
   
    “看,”女孩打开了起点X文网,点开了早已收藏好的一部小说打开来给叶修看,“这就是《全职高手》,而你们就是这里面的人物。”
   
    叶修将信将疑地将这本书给大致浏览了一遍,很快就有些惊讶了:“这······难道我们真的不是活人,只是虚拟人物?”
   
    叶修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摇摇欲坠。
   
    “平行空间吧。”女孩关掉了网页,她并不想在这短短的一天里让叶修被郁闷的情绪萦绕,“叶神你想这么多干嘛?来来来姐姐带你去见识见识同人圈哈!”
   
    女孩的话题转换之生硬竟愣是把叶修给逗乐了,一下子就把人生哲理抛在了脑后,目光追着鼠标来到了一个接一个的网页上。
   
    “贴吧,微博,lo·····不会读。”叶修挑了挑眉,“切,你们这里有的我们那边都有啊!而且我们那边还有荣耀论坛呢。”
   
    女孩没想到她炫耀的资本一下子就成了地底泥,顿时火气就上来了:“哼哼哼我们这边还有第十区啊小粉红啊啥啥啥的!只是姐姐不乐意给你看你管得着吗管得着吗?”
   
    叶修说:“强词夺理。如果在我们那边那些有荣耀迷在的网站提出来实质化都可以甩你一脸了!”
   
    女孩说:“你这样是不会有女朋友的。”
   
    女孩说:“哦你本来就不需要女朋友。”
   
    叶修:“······”
   
    叶修:“为什么什么说?”
   
    女孩:“因为在我们心目中你就是个小基佬啊~”
   
    说着比了个heart。
   
    女孩:“哼哼哼咱们这边的小黄文光是你被别人压的那些实质化都能召唤一个叶修把你嘲讽死了!”
   
    叶修:“叶修与叶修之间为什么要互相伤害?”
   
    叶修:“能给我看看小黄文不?我有点好奇······”
   
    女孩转瞬间打开了一堆网页,接着把电脑屏幕让给了叶修,神色凝重地叮嘱道:“答应我,如果你看完以后弯了,你一定要和黄少在一起。”
   
    叶修沉默地望着她。
   
    女孩比了个heart。
   


    04
   
    带有爱的鼓励,总能给人以前进的动力。

   
    女孩把电脑让给叶修之后就窝在一边玩手机了。
   
    叶修并没有去看那些可爱的小黄文,但他一不小心看到了更可爱的东西。
   
    “心疼我X,虫爹为了给叶修开挂,把XX写得那么软弱······这是受不了。主角就牛逼咯,主角就随便扣光环咯?”
   
    叶修想他至今取得的成绩都是靠汗水换回来的,职业场上如沙场,没有谁会心慈手软,更不会有什么主角关环。
   
    毕竟在别人看来都是小说,会这么说也无可厚非。叶修叹了口气。
   
    “XX好久都没出场了!叶修居然也没有想起他!不开心!”
   
    “咦叶修这个老流氓就知道整天对我们XX这样那样,吃完了之后就扔掉不管了,果然是老牛吃嫩草啦哈哈哈。”
   
    “吃咱们XX这颗嫩草也就算了,居然会对那个XXX念念不忘,都死掉的人还放不下,到底是把我们XX放在哪啦?”
   
    “XXX怎么能和我们可爱的XX比呢,也就那啥家才一直把那死人供着。”
   
    叶修不知道《全职高手》这本小说里到底记录了多少关于他们那个世界的事物与历史,才能让这群小女孩为这个他回忆了好久才想起来的XX打抱不平。
   
    但是,她们所说的那个XXX,在他心里,和XX完全不是一个分量的。
   
    那是和他并肩走过年少却没办法共创辉煌的少年啊,是他心里一直无法填补的遗憾,可是却有人用那样的字眼去形容他。
   
    叶修眯起了眼睛。
   
    “XX家的脸真是大哦,把叶修写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公交车哦?”
   
    “哪有公交车这么干净,公共厕所吧?”
   
    “XX家的XXX真是烦死啦,为什么还不去死啦。”
   
    "XX家······“
   
    涉及到了看不懂的名词,叶修也就有些犯糊涂了。但是恶意他还是可以感受到的。
   
    为什么同人圈还要互相伤害呢?
   
    而且他明明就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嘛。(比个哈特)
   
    这是一份太过阴暗的记录,和那个女孩展现给他看的美好景象截然不同。
   
    “你······都看到啦?”女孩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叶修身后,嘴上挂着无奈的笑。
   
    “这些都是很片面的东西哦,不能当做参考的。”女孩又坐回了叶修身边,打开了一个界面给叶修看,“你看这里,这个网站说要给你庆祝生日,给了十几二十天的期限,刷够十万条祝你生日快乐的参与量就能把你的图片当做是网站的开屏图片。然后我们没几天就刷了十五万呢!厉不厉害?”
   
    “厉害厉害。”
   
    叶修看着那个网页里一条接一条的祝福与期望,好像看到了在不同时间里不同的女孩或者男孩坐在电脑前,表情或是平淡或是紧张地为他打下了一句又一句的生日祝福。
   
    确认,发送。
   
    一阵阵的暖流便涌进了他的心里。
   
    “还有还有,”女孩接而打开了其他的界面,絮絮叨叨地给叶修灌起了自古全职一家人的鸡汤来,叶修从善如流,安安静静地听着,安安静静地感动着。
   
    他想起了他退役的时候。
   
    在挤满了人的兴欣网络会所里,传来了男男女女止不住的啜泣与哭号。
   
    “叶秋我爱你!”
   
    “叶队你还欠我们好几十个冠军呢你怎么敢走!”
   
    “叶秋你个混账!老子都没见过你的脸啊!”
   
    “叶队!不要走!”
   
    “叶队不要走!”
   
    “不要走!”
   
    那时候不得不走的叶修拽了张纸巾抹了鼻子。
   
    在硬生生逼着眼泪往回流的时候,叶修也算是明白了。
   
    他打荣耀是因为喜欢,他打比赛是为了冠军。他以为他不需要粉丝,可他唯一一次落泪却是为了他们。
   
    为了这些能够看穿他强大背后所付出的的艰辛与努力的,会为他心疼难过并且一直深深爱着他的粉丝们。
   
    为了那句“不要走”,他就一定会回来。
   
    “叶神,叶神······”女孩的声音带了几分难过,“叶神你不会难过了吧?你不用多想的,会这么黑你们的人其实真的少得不得了,大家都是因为喜欢你们,才会聚在一起的······”
   
    “我知道,没有难过,别瞎想。”叶修的语气很平静,“倒是你还有那些叶粉,因为我去和别人掐,搞得自己也被黑,不觉得很傻吗?”
   
    女孩的暴脾气又上来了:“你懂个屁!他们居然这么说你······啊啊啊我又想起来我就烦躁!”
   
    叶修好笑地看着她,谁知却被揉了一把头发,“叶神你听着,因为我们喜欢你,所以就算被骂,我们也想去保护你。”
   
    看着眼前眼前这个因为站着而比他高了不少的女孩如同宣誓般地诚恳诉说着喜欢,叶修竟然感受到了这么多年来都鲜少拥有的安全感。
   
    “虽然你也不会知道吧······”女孩突然又像焉了的茄子,耷拉着脑袋坐到了叶修身边,没一会儿就低低地啜泣起来。
   
    “我们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捧上来给这么好的你,可总有些人把你当地底泥,一边踩着一边嫌脏,凭什么啊······要是所有人都能喜欢你就好了。”女孩将平时那些不敢吐露的真诚话语一股脑地倒了出来。
   
    叶修把刚刚女孩揉的那一下还给了她,唇边挂着的还是漫不经心的笑容:“没事儿,有你们就够了。”
   
    女孩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掉到了地板上,啪嗒啪嗒的声音响在了将近十二点的喧闹网吧里,但叶修却能听得一清二楚。
   
    大概是因为那些带了爱的事物,都能给人闯过迷雾的力量吧。
   


    “我要走了,别哭了。”叶修把手从女孩头上收了回来,慢慢地站起身,女孩透过蒙着水雾眼睛看到叶修的身形已经逐渐变得透明,不由得哭得更伤心了。
   
    叶修叹了气,接而整理了一下表情,直到脸上的每个器官都透出了严肃与认真,他才开了口说道:“你好,我叫叶修,能见到你很开心,请问能和你拥抱一下吗?”
   
    女孩抬起头愣愣地看了他一会儿。
   
    叶修笑着张开了双臂。
   
    女孩的终于破涕为笑,用尽了全身的气力扑向了叶修,就好像雏鹰从悬崖下飞去一般,绝然,而又充满了希望。
   
    “叶神,你要好好的······”女孩咬着唇克制眼泪流出来,于是连声音都带了血味,“你那么好的人,一定会被所有人温柔对待的······”
   
    “嗯。”叶修轻轻地拍着女孩的背,可惜那双手已经以为透明得快要消失而给不了什么安慰的力量。
   
    “能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女孩轻轻地说,怀里已经没有了那令人安心的温热,但空气里一声懒洋洋的“谢谢”却久久不散,足以让她拥有前行的动力。



   
    05
   
    我们的队长是全世界最好的队长。

   
    2025年5月29日。
   
    叶修张开了眼睛,回到了他穿越前所待着的自己家里。
   
    他按了按隐隐发痛的太阳穴,打开了正在休眠的电脑,轻车熟路地找到了一个有一个聚集着荣耀粉的网站上。
   
    清一色的“叶修生日快乐”,铺满了他的眼睛。
   


    “最喜欢你了。”
   
    “你是全世界最好的队长。”
   
    “神说世界要有光,于是我们就见到了你。”
   
    “即使知道你不会看,我也想对你说,不管你成为何人,去往何处,我都一直喜欢你。”
   
    “生日快乐!”
   


    他登上了万年不用的微博,琢磨了一会儿才动手打起了字。
   
    “能有你们这么好的粉丝,我也很幸运,谢谢啦![烟]”
   
    这感谢能穿越屏幕,穿越国界,穿越次元,去到每个爱他的人的耳中。
   


    尾声
   
    我做了一个短暂而美好的梦,梦里我回到了十五岁,在帮朋友看店的时候遇到了叶修。
   
    梦很模糊,可里面的一切细节我都能回忆起来。
   
    叶修微笑时微微眯起的眼睛,叶修接水时平稳的双手,叶修走路时懒散的姿态,叶修的鼓励,叶修的安慰,叶修的拥抱。
   
    还有我对叶修的爱。
   
    全部都想起来了。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用手机打开了一个接一个曾经聚集了众多全职粉的网站,但不管是贴X、X博还是loftXX,都很难寻到给叶修的生日祝福了。
   
    十余年过去了,多深的爱都成了空谈。
   
    我深吸了一口气,将同一句话发到了不同的网站上。
   
    “叶修生日快乐,我还记得你,我还喜欢你。”
   
    不愿一石激起千层浪,只愿还能有人记得你,还能有人为你祝福。
   
    从此山高水长,我会一直让你活在我的心里。



   
    end


去年生贺补档,我还没傻(。


虽然这一篇也是非常矫情二逼不忍直视,但在它第二次上槽站之后,我决定,还是补档吧。


我爱叶修。

原地爆炸升天

Sharon-CL:

刚刷微博刷到要炸了,来自谷大白话的微博

这个世界啥都缺,就是不缺脑残

唯一愿舍——only team ironman:

现在某些人就是喜欢黑铁,心疼自家的时候从来不觉得自己多事,铁粉心疼铁人的时候就喜欢说铁粉blx。
反正都是铁粉的错了,每天就喜欢拿铁吹说事,好像自己家就没有吹都是纯洁的小白莲花一样,生气炸了。说没铁黑的眼睛都是瞎了是吧,黑锦鲤和反装粉事件都还没说清楚呢。
真是提起来就气炸了,我还说了,我就是铁人粉,苏铁人,爱铁人,不讲道理的偏铁人。
RDJ粉,萝卜心头好,不讲道理的萝卜粉。
所有人我都爱,但是涉及到铁人,铁人永远第一位。

眠狼:

不行了,我一定要发泄一波。
画三组亲子吧,也有人说:“钢铁侠父子跟其他两组放一起没可比性吧?”“我对钢铁侠的任何都没兴趣。”“中间那个跟其他两个不配。”
滚你大爷的几把……
我自己画我自己觉得最戳心的三对亲子,配不配我说了算。
动不动就diss铁人这传统哪来的,产自己的粮、刀子粉丝们自己嚼碎了吃,碍着谁了啊?铁人树大招风?没有当年的钢铁侠1,现在或许是另一批演员另一批风景,至少不会是现在我们熟知的MCU,退一万步讲,看在他的系列开启了MCU、对你所爱的漫威有贡献的份上,就不能多一丝起码的尊重?不求喜欢但求别上杆子来找不愉快啊,我对MCU全员都挺爱的,基本没哪个角色不喜欢,在入坑以前如此,入坑以后更是如此,但钢铁侠绝对是最爱的那个没有之一,我自己画自己开脑洞,把他们揉在一起,画几组亲子,你自己偏偏非要讨厌其中的几个角色关我屁事啊,你!的!意!见!算!个!屁!啊!!
气死了,虽然每次遇到KY都告诉我自己:要冷静,这么多年了,还不冷静吗?
但是人都有点脾气,毕竟血肉做的吧,日积月累久了还是会气得不轻。虽然黑子们影响不到RDJ,但影响到本宝宝的情绪了,不开心,超脆弱。
看AA治愈去,哼。

2014年RDJ在facebook上对母亲的致敬

我喜欢的这个人,他从未依仗着所谓明星的光环,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儿子,父亲,丈夫却有着最温暖的温柔,然后披戴着懂他爱他的人给予他的冠冕,一直骄傲前行

妖娆的猪肘子:

我更喜欢这样的他,卸去明星光环以后的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儿子,丈夫和父亲。


他是最好的。


LoveFool:



一直都知道RDJ的父亲是美国非常著名的地下电影导演,但并没有听说过他母亲。RDJ的母亲Elsie Ann Downey年轻时是一名女演员,于2014年9月22日去世。今天看到RDJ当时在FB上发的一段文字,随手翻译了出来。
















《法官老爹》的宣传活动于本周开启,我想冒着过度分享的风险说一件事......




我妈妈在本周早些时候去世了......我想说说她的人生,而标准的“讣告”并不足以表达......




Elsie Ann Ford于1934年出生在匹兹堡郊外,其亲是一名工程师,曾为修建巴拿马运河出力,其母在英国亨廷登经营珠宝店,一家人最终搬到那里落脚......。她是真正的“美国革命的女儿”。




50年代中期,她从大学辍学,带着成为喜剧演员的梦想去到纽约。62年,她遇到了我爸爸(他在一场洋基vs金莺的比赛中向她求婚)。他们结了婚,63年,姐姐Allyson出生,65年,我出生了......




那个时候,另一场“革命”正在发生,那是地下电影的发展,她成了我父亲的缪斯女神,他们两个全身心投入其中......




《暴躁之肘》(讲述一个男人娶了自己的母亲并靠政府救济过日子),《墨西哥人的宫殿》(讲述一个女人遭受上帝无情地迫害却不发一言),还有《时时刻刻》(她在里面扮演17个角色)都是当时杰出的作品。




到了70年代,“药物文化”对很多文艺工作者产生了负面影响。她开始酗酒......




在婚姻出现问题的时候,她继续工作,但并没有持续多久。《Mary Hartman, Mary Hartman》是她最后一次做演员.....但她并不在意,她甚至愿意免费出演。




后来我和她还有她的男朋友Jonas(他就像是我的第二个父亲)住在曼哈顿的两居室公寓里......我记得被用来做炉子的本生灯,蟑螂,破碎的梦......




到了1990年,她受够了,开始接受治疗,戒掉了酒瘾。接踵而至的是几十年的心脏病,搭桥手术,等等......




在我努力想要达到她没能够获得的成功时,我自己的药瘾酒瘾多次阻止了我。




在2004年的夏天,我的状态非常不好。她发现了我的问题,我向她坦白了一切。我不记得她当时说了什么,但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喝醉过,再也没有滥用药物。




后来,经济条件允许了,我们把她接到洛杉矶来。她很疼爱我的大儿子Indio,和Exton相处的特别愉快。她有了Ipad,照片,视频,等等......




医生们说她“令医学难以置信”,他们已经没什么能帮她的办法,惊讶于她依然能起床行走。




我脑海中有很多这些年的美好回忆......假日,孩子们,她拄着拐杖在屋里转悠。我知道那很难,也理解她待的时间逐渐变短。




三月份,她又一次心脏病发,用上了呼吸机维持生命。




她的愿望是,如果没有恢复自主呼吸的可能,就让生命结束吧。但一段时间内,这个可能依旧存在。




6月的时候,我从《复仇者联盟》续集的片场回来,直接去看她。




令我惊讶的是,她完全清醒,还能和我互动,做鬼脸。




我们没法谈话,因为她的气管插着管。我想着她会不会再一次跨过难关。




回答我的是一系列的病情发作,我们把她从医院接回了家。




9月22日晚上11点,她去世了,留下了相伴37年的非常有爱心及耐心的伴侣,Jonas Kerr。




作为演员,她是我的榜样,作为一个戒掉酒瘾的女人,她也是我的榜样。




她也有些孤僻,自我反对,像一个秉承苏格兰-德国式克己主义的宾夕法尼亚乡下人,大胆,固执,乐于记仇。




我的抱负,坚持,忠诚,“小情绪”,伟大,偶尔的消极进攻,以及我的信仰......




全部源自于她......没有其他获取方式。




如果你的母亲还在,如果她不完美,请给她打个电话,告诉她无论怎样你都爱她......








Elsie Ann Downey. 1934-2014












还没有看过《法官老爹》的人快看吧,非常好的一部电影。记得当时预告片就吸引了我,电影出来马上就看了,泪流满面......。讨论父子关系、父女关系、母子关系的电影都是我的soft spot。演技就不用说了,RDJ的表演总是有着极强的感染力。




最早看的RDJ的电影并不是钢铁侠,而是那部让他得到奥斯卡提名的《卓别林》,是1992年的电影,当时电影频道放过配音版,我那时很小,但知道卓别林是演喜剧的,是很幽默的人,是这部传记电影让我看到这个伟大的喜剧演员背后的辛酸经历,就是有了那种“把全世界都逗笑的小丑是最悲伤的人”的感觉。因为年纪小,我不知道那是RDJ扮演卓别林,他简直就是卓别林,一举一动。具体情节只记得一些,当时感觉这个人物非常有才华也非常令人心疼。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那是年轻的RDJ,简直五体投地。










乙女游戏

突然扎心

林娟的号:

摸个鱼


-


她总是不厌其烦地攻略着他。


他是一款乙女游戏中某一条线的男主人公,和他一样可被攻略的角色还有六个人,她第一次通关后,就再也没有选择其他的人物继续攻略,而是将他一遍又一遍地存档,一遍又一遍的攻略。好结局,坏结局,不好不坏的结局,到后来,她只打happy ending的那个结局,她总是很有耐心,将隐藏任务和成就都能做好,他也就陪着她,一次次地重复相同的桥段。


「啊,好累啊。」游戏中她懒倦地说。


「你看起来很辛苦呢,放松一下吧。」他说出程序里既定的句子。


这样的句子还有四种,每次她发出感叹时,会随机抽取一种回答,让玩家感觉不那么单调。


「啊,好累啊。」她又重复了一遍。


「发生什么事了?不要太勉强自己。」他抽取了另一句回答。


她沉默下去了,游戏中的女孩只是静静站在他身边,不言不语,透过电子摄像头他看到她红起来的眼眶,那是人类悲伤的表现吧,程序中总是会用流泪来表达这样的情感。这样看来,他的安慰根本没能起到任何作用啊,不过他也仅仅只是个游戏角色而已,她本就不该想要从他这里得到什么慰藉。


「谢谢你。」她暖热的泪水滴到屏幕上,被她很快擦去。


「谢谢,我感觉好很多了。」她傻乎乎地对着他笑起来,眼泪却越流越凶。


他在游戏里的表情也未改,舒坦着眉眼,安静地望着前方,在身旁女孩再一次提出对话时,温柔地转头回应。女孩按照剧情与他牵手、奔跑、相拥,他重复过了无数遍,每一次演绎刚刚坠入的男人都是那么青涩,那么小心翼翼,那么合情合理。


她会越来越久地停留在某个单调的画面,长长的游戏对白被跳过,她喜欢看他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亲昵,她喜欢看他拥她在怀中视若珍宝,大多数时候,她开着游戏什么都不做,只把镜头停留在他发呆的画面。


「知道吗,现在的科技越来越厉害了。」她端着杯热牛奶托着腮对他说,「研发出来的人工智能有了语言的学习能力,他们像真正的人类一样能说会道。」


她轻轻点了一下屏幕,他发出待机回应的声音,「诶,怎么了?」


她笑起来,「看,你永远只会说这几句,又呆又笨。」


她的指尖对着显示器描绘他脸部的轮廓,「但是啊,AI一旦有了自己的思考,很快就会发现它们的主人都是多么差劲的人类了吧,又脆弱,又怯懦,又卑微,又平凡,都无法向同类求得爱情的人类将美梦托于这样一个个机械上,真是悲哀。如果没有了机械法则和程序的约束,那些AI早就想将我们这些人抹杀了吧,活着都是在浪费资源。」


「所以还是你最好,我不用担心你会想什么,不用担心你会看不起我,会背叛我。你会一直陪着我。」


他眨动着漂亮的眼睛,内存迅速录入着她的话语和行为,传输链接到中心存储器中进行分析,他不是作为AI诞生的机器,他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只是在一次次地循环中,他的程序将她的反应慢慢捕捉累积,他逐渐开始理解她的话语和行为,甚而破解了一些程序后他有了修改后台代码的权限。但最终,面对着只会对他用「啊,好累啊。」「今天有些难过。」「你在做什么呢?」这样简陋语句来撒娇的她,他所做的也只是将一句句话语从古老的编程里调取出来。


「我啊,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哪。」她生日时一个人点起蛋糕上的蜡烛,将他放在对面。


在她闭眼许愿的那一瞬间,屏幕中的他嘴唇动了动,话语界面弹出「我也是」的字样,在她睁眼吹熄蜡烛的时候回到最普通的待机画面。


-